当前位置: 首页 -> 警察风采 -> 风采文苑

贴对联所想

时间:2017-06-20   来源:本网站   访问量:7431

 

小时候对于春节的概念就是有新衣服穿、有鸡腿吃、有红包拿,整个人兴奋得不行。稍大一点,大概是初中时代,能帮家里大扫除和贴对联让我倍有成就感,这感觉源于自己又长大了。后来上大学,到毕业工作,觉得春节的味道越来越淡了,除了对同学、朋友聚会比较期待,好像也没啥特别能让人欢天喜地的。而今年春节有点特殊,因为跟过去二十几年都不一样。

除夕那天,贴对联一直是我的工作,今年也不例外。我们家需要贴对联的有两处,一是我们在小镇上居住的房子,二是我们家乡里的土砖瓦房。我带着老婆和女儿一起回去家乡贴对联,本意是想让小丫头看看她爸小时候生活的地方。女儿马上三岁了,对世界充满了好奇,整天叽叽喳喳,问题多多。当我跟她讲回去家乡贴对联时,她就问:“什么是对联?”

我指着对联给她看,她说:“哦!”

又问:“什么是家乡?”

我:“就是爸爸小时候生活的地方。”

还问“小时候是什么意思?”

我:“就是爸爸像你这么小的时候啊!”

这下,她才心满意足,兴奋地拉着我的手说:“走吧走吧。”我汗颜,幸亏她没问生活是什么,不然给我百科全书也不能解答啊!

回到家乡,当我打开老房子的门时,我满心期待小丫头能兴奋地问上几个问题,比如说“爸爸你的房间呢”、“爸爸你的玩具呢”、“爸爸电视机呢”等。我都想好答案了,不料小丫头很干脆地说了句:“好臭!”转身便拉着她妈妈跑到外头玩去了。我飙泪啊!只叹小屁孩的世界谁能懂!

我独自忙活起来,老房子平时无人居住,到处布满了灰尘,让人无从下手。草草打扫过,便开始贴对联。当贴到我爷爷的房子时,我想起了后窗。那是我读一、二年级时早晨一定要去的地方,因为那里有让人觉得“奢侈”的五毛钱零花钱。在当时,这五毛钱让我无比快乐。那段日子里,三毛钱可以吃上美滋滋的肠粉,辣条一毛钱一包,还有那棒棒冰,一毛钱一支,能折成两半分给最要好的小伙伴。后来,我们家搬到小镇上,爷爷则留在了家乡,只有在赶集的时候才来我们家吃饭,也不过夜,傍晚的时候就回去。如今,爷爷已经辞世多年,他留给我的,都是最美好的回忆。我站在后窗静静凝望,窗户紧闭。我在努力回想那些年的早晨,爷爷给我零花钱时的表情,却一无所获。可能是当时个子太矮,只有踮起脚尖才能够到窗边,也就看不到爷爷的脸的缘故吧。现在窗户只有我的腰那般高,但我多么想再伸手去要那五毛零花钱啊!我对着窗户拍了张照片,缓缓离去。我知道,那些个早晨,您一定是在微笑着看我跑开。其实,我现在最想的,还是想给咱爷俩来两杯您最爱的烧酒呢!

离开爷爷的房间,带着女儿来到对面的水田里。她对地里田间的东西还是比较感兴趣的。“这有鱼吗”、“这能吃吗”、“这是什么呀”,开启了问题模式。以前我们家的水稻、蔬菜都在这里种植。记得小时候放学回家见不到妈妈,我就会跑到菜园找她,总会看到她在劳作的身影。我就在旁边等着她,或是帮着摘点蔬菜,或是帮忙拿工具。勤劳的妈妈总是把家里的事务都打理得井井有条。妈妈跟我讲过,我们家兄弟姐妹多,当我刚学会坐的那会,奶奶带着姐姐和哥哥在家里,无暇照顾我,她只能背着我到田地里劳作,累了就在田埂上铺一张雨衣,让我坐在上面玩。上小学时,我已经能帮着家里干点农活了。农忙时分,学校会放农忙假,一共九天。家里几亩地种满了水稻,而劳动力紧缺,妈妈就会喊上我几个舅舅来帮忙收割,我则给大家送茶水,拾稻穗。一家子人就这样互相帮衬着过日子。

也许是自小在地里田间长大的缘故吧,我对田地有着浓厚的感情,或者说这就是乡情吧。现在家乡的很多田地都没人耕种了,或是做了厂房,或是荒废掉,长满了荒草。若如此再过几年,怕是看不到种满蔬菜、水稻的田地了。带女儿到乡间土里,是想让她认识更多的事物,更是一种情感的传承。

度过了二十几年的春节,从懵懵懂懂,到跌跌撞撞,再到如今步伐坚定。年味,已然沉淀心底;春节,我想缅怀过去,展望未来!愿未来越来越好!(一监区  叶雨晨)


版权所有:深圳监狱 Copyright2014—2017,All Rights Reserved   公安机关备案号:第4401040000001号  网站标识码:4403000065    网站总访问量:10462803
技术支持:佛山市国迈科技有限公司 0757(020)-8112 6612  备案编号:粤ICP备05070829
网站地图